中國紀錄片30年:影像如何打撈我們的記憶

中國紀錄片30年:影像如何打撈我們的記憶

1990年代,展現普通人普通事的影像作品非常受歡迎,人們渴望在官方的電視台上看見這樣的故事,這檔節目獲得了極高的收視率。蔣樾回憶,當時他扛着機器上飛機就會被請到頭等艙,理由是“你們拍攝工作太辛苦”。 周浩認為在不久的未來,人類可以藉助“腦機結合”技術,創作者通過自己一個人的眼睛,就可以“所見即所得”,完成所有原始素材的拍攝,並在頭腦裏進行剪輯,紀錄片完全成為個人觀察和思考後的結果。 (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《南方週末》)

方洋洋之死:“寂靜”的兩年家暴,“無助”的農村新娘

方洋洋之死:“寂靜”的兩年家暴,“無助”的農村新娘

張丙鄰居説,她從來沒有聽到過方洋洋的哭喊,也從來沒有收到過方洋洋的任何求救信息。 南方週末試圖瞭解村委會、鎮政府、當地派出所有無收到相關信息,禹城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電話聯繫上述單位後告知,上述單位從未收到方洋洋生前曾被虐打的消息。 禹城市婦聯同樣表示,此前未曾收到過相關求助,因此沒有辦法在事前給予幫助。 方洋洋孃家人,三個表哥和一個大伯都表示,方洋洋出嫁之後,僅有的幾次碰面也沒有聽説其被虐待。他們也未主動過問方洋洋在婆家的生活。

“祖業”開始收費,女性難分土地:一場“議論最廣”的宅基地改革

“祖業”開始收費,女性難分土地:一場“議論最廣”的宅基地改革

李宗澤認為土地問題無形中走入一個怪圈:“土地不夠用,企業進不來,年輕人分不到。土地其實也很多,可大家寧可花錢找人清理垃圾,也不願放棄宅基地。” 為了宣傳宅基地改革政策,石婆固鎮政府先後印製250多條橫幅,並將宣講政策音頻材料發放到各村廣播站,但收穫的效果並不理想。 劉蕊無法理解,外界對“女生無法繼承宅基地”質疑點在哪。正如在大部分石婆固鎮的婦女看來,這甚至“稱不上是一個問題”。 “老百姓在此過程中,也會強化宅基地所有權、資格權、使用權‘三權分置’的特性,為宅基地確權奠定一定基礎。” (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《南方週末》)

反壟斷十二年探路, 終於反到互聯網

反壟斷十二年探路, 終於反到互聯網

“自反壟斷法生效以來,執法部門從未對騰訊、阿里巴巴、百度、攜程、滴滴、京東、美團等VIE架構國內互聯網巨頭的經營者集中行為公開批准,或因未事先申報而執行處罰”。 對互聯網企業執法較少,與政府對互聯網產業長期採取“審慎包容”的監管原則有關。 反壟斷機構合併後,人數編制縮減至45人。歐盟和美國的反壟斷執法機構是兩千多人。“中國的反壟斷執法部門,一個人幹五個人的活。” (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《南方週末》)

年入10億的包子鋪,背後是神祕的“安慶包子幫”

年入10億的包子鋪,背後是神祕的“安慶包子幫”

廣州自洲包點、北京蒸功夫、杭州包客裏、蘇州天添,這些獨霸一方的包子品牌的老闆,都是安徽安慶人,更準確地説,是懷寧縣江鎮人。 “江鎮人對吃早點人的心理研究已經深入骨髓了,但凡江鎮人來做包子了,本地包子鋪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”。 (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《南方週末》)

<
>

要聞

推薦